设为首页   中国财经要闻欢迎您~!

十二万年的中医是中华民族守护神

2020年2月17日,中医是万年中华文明守护神线上研讨会胜利举行。参加会议的专家学者对中医的地位问题展开了热烈深入的讨论。

神医 • 华佗

日前,我们记者一行采访了这次研讨会的主办方世界文明研究促进会的副会长兼秘书长翟桂鋆。

神医 • 扁鹊

记者:翟老师好!中医是万年中华文明的守护神研讨会,是你们世界文明研究促进会为复兴中华传统文化又进行的一次功德无量的活动。

翟桂鋆:谢谢!谈不上功德无量。我们只是为捍卫和恢复中国传统文化做了点事情。中医是我们的国医,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是中华文明也是世界文明的核心源流。我们中华民族生命力最强,繁衍生存力最强,不管是在历史上还是现在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这都得益于伟大中医的护佑。尽管近百年来中医遭到了极大的摧残,但在2003年战胜非典中,特别是今年这次空前“战疫”中,中医还是做出了关键性的贡献。这正是:国家昏乱,有忠臣;瘟疫肆虐,有中医。在这次“战疫”中,中医又一次展现出了拯救中华民族保护神之英雄本色。中医的命运,就是中国的命运。这次“战疫”是中医复兴之“分水岭”,是中华民族文化复兴之“分水岭”,也是中国崛起之“分水岭”。

医圣 • 张仲景

为中华民族做出如此伟大贡献的中医,在当下中国的处境却无比尴尬憋屈,地位岌岌可危,从上到下都遭到了极不公正的待遇。中国人需要中医!整个人类需要中医!中医的地位必须恢复!

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促进会会长 • 杜钢建教授

复兴中医、复兴中华、拯救人类是我们举行这次中医是万年中华文明守护神研讨会的初衷与发心。

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促进会副会长 • 诸玄识教授

记者:有多少专家学者参加了这次研讨会?

翟桂鋆:参加这次研讨会的有杜钢建、钱跃荣、卞伟光、徐建寿、贾维宇、向前静、应光荣、孟晓路、何道胜、石邦科、诸玄识、宋德、彭国东、许权荣、林丽、章越琴、卢建文、车志英、贺连津等二十多位专家学者。大家围绕着目前中医在中国的地位问题,都发表了深刻而又独到的见解。这次线上研讨会热烈而有序的进行了近七个小时之久。

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 翟桂鋆教授

记者:这说明大家对中医目前地位的极为关切。翟老师,您认为中医的历史有几千年?中医与西医的主要差别是什么?

翟桂鋆:根据杜钢建、诸玄识、卞伟光、章越琴、石邦科、徐建寿、车志英等专家学者的研究,中医至少有十二万年的悠久历史。中医起源与中华文明起源同步同源。中医至少发端于十二万年前的燧人朝时期。西医来自于中医。中医是本,西医是末。西医起步很晚,只有几百年的时间。西医是中世纪以后受中医西传之后才形成的。从历史长河来看,西医只是中医的一个分支。西医是在现代微生物学与现代化学基础之上快速发展了的中医分支。只因为是分支,所以西医特别注重枝节问题深入的研究,也取得了不菲的医学科学进展。但是西医陷入了“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可悲境地,身体哪个部位有病变,就只治疗哪个部位,甚至割掉算了(所以西医的手术非常了得)。岂不知,中医认为人体是一个系统的整体,要整体治疗才是。这就是西医与中医的根本的差别,也是学生与老师之差别。西医提出要检验中药灭病菌灭病毒的成份,他们哪里知道,中医不是灭菌杀毒的,中医是扶正祛邪,扶正壮元,中医是调动整个人体免疫力与抗体来驱消病毒的。现在西化了的中医黑们,认为中医没有科学理论,这是大错特错的。只是中医理论太博大精深了,以他们的智慧已无法认知而已。如黄帝内经,他们能理解得了多少?又如“诸内必形诸外”、“司外揣内”等中医理论,他们又能理解多少?如这次武汉爆发的瘟疫,早在半年前的2019夏天的中国中医科学院会议上,王永炎院士就预测并提出警示,只是医疗防疫决策部门不相信中医而不当回事罢了。这样的中医预测理论科学不科学?西化了的中医黑能理解得了么?只有上懂天文,下懂地理,精通五运六气之说的中医大师们才能理解并运用这一无比深奥的中医理论。

中华思想大会主席 • 向前静教授

在用药上更是天壤之别。中医是辨证论治,一人一方,且用的是纯天然之药。西医用的是化学合成之药,且全世界所有的人都用一样的药,还美其名曰:是经过小白鼠实验过的。人与人体质尚不相同,更何况是人与老鼠呢!吃西药等于是在吃“老鼠药”啊!这是西药毒副作用大的根本所在。

大道书院院长 • 应光荣教授

2019年3月27日,美国西医科学家在《科学报告》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论文,终于发现了中医几千年前甚至几万面前就已发现并应用于精准治疗的人体“经络”!前不久,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也发表了耶鲁大学的研究,认为中医正在改变现代医学,未来尖端的治疗方案将诞生于中医!

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促进会副会长、中华伏羲论坛组委会主席 • 卞伟光教授

中医是最高级的生命科学。中医理论之博大精深是西化了的中医黑们无法理解的。只因中医理论太超前太博大精深了。说中医没有科学理论者就好比是一只小蚂蚁爬到了大象身上看不清大象的真面目一样。也可以说,是叛逆期的少年低看了自己父母,说自己父母什么都不好,一旦这个少年成熟了,才会发现自己父母是最杰出的。

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促进会副会长 徐建寿教授

记者:古老的中医理论真是博大精深!

翟桂鋆:是的,数万年的古老中医理论已达到了目前科学都还无法验证的地步。不过,随着现代科学的不断进展,高深的中医科学理论将会逐步被一一验证。这不,经络不是刚刚被美国科学家才发现才证实了嘛。当然,西医在短短几百年时间发展的是比较快的,已经颇具规模,可以说西医是强大的,但中医是伟大的。

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促进会副会长 • 章越琴教授

记者: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最近说,曾经被寄予厚望的西药瑞德西韦,在武汉实验了一下效果不理想,几乎无效,副作用很大,针对新冠状病毒肺炎现在没有特效药。翟老师,您怎么看?

翟桂鋆:这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君不见,2003年非典时,中医中药就已大显身手。在今年新冠状病毒肆虐之时,又是平时被排挤被打压被抹黑的中医,在关键时刻又一次力挽狂澜。对新冠状病毒怎么没有特效药?这个特效药就是中药!这个特效药早在几千年前的中医药方剂中已写的清清楚楚!中医中药,在这次“战疫”中做出了关键的、不可替代的极其重要的作用。望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认真考察验证后,能把古老而特效的中医药推荐给世界各国,拯救各国人民的宝贵生命!

美国东方复兴全球联盟主席 • 李权荣教授

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从仅有文字记载的5000多年史料显示,就发生各种瘟疫(其实就是各种病毒流行)500多次。中华民族能从这500多次瘟疫中走过来,就是靠着中医中药!中医十二万年的历史,经千百万代的验证,中医已探索出了一整套切实可行的治疗与预防各种瘟疫(病毒流行)特效的方法方剂。所以,现在自称科学的西医们还在辛辛苦苦加班加点研制临床实验新药时,中医中药已把病人治愈了!

美国世界中医药发展协会会长 • 林丽教授

记者:中医与西医在当年战胜非典与这次战胜新冠状病毒上相比差距是非常明显。

翟桂鋆:是的。差距甚大。特别是这次新冠状病毒肆虐武汉后,在中药已取得显著疗效后,西医们还公开宣称无特效药。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有的官员不是还在不疼不痒的说:“中医治疗有一定疗效”么。

河北大学哲学系 • 孟晓路教授

在我国高层表态支持中医的情况下,这些中医黑们也还是明里暗里在有意无意贬低排挤打压中医。

如2003年非典时,在应光荣教授等人上书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后,中医及时介入治疗非典,取得了有目共睹举世公认的疗效,但在战胜非典庆功会上,却把中医团队排除在外,根本看不到中医专家的影子。对中医在战胜非典的评价由轻描淡写,到最后再不提及。

河南中医学院 • 车志英教授

这次瘟疫爆发后,应光荣教授又一次上书国家高层使中医及时介入“战疫”。但他组织的当今中国顶尖的中医专家团队,用研究多年的中医“温差疗法”请缨参与治疗新冠状肺炎,虽多方奔走呼吁还是不被执行层所采纳。在南方一个市,市委书记都同意了,还是被具体执行层以各种理由搪塞抵制而拒不实行!

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促进会副密书长、中科院传统工艺委员会 • 贾维宇主任

听说瘟疫爆发,就立即从国外赶回国内抗瘟疫第一线的向前静教授,带着其医疗团队,支援多地診療工作。在得知河南通許縣人民醫院以张仲景《伤寒论》古方剂為核心,預防及治疗新冠状病毒取得100%治愈率后,向前靜教授聯繫多家媒體,鼓勵他們報道;并上书国家高层要在抗疫中推广应用,也是遇到了层层阻力而不得为之。

內蒙古家庭教育协会会长 • 钱跃荣教授

武汉中医张胜兵,用中药治疗愈了几千例新冠状病毒患者;还有武汉爱因思诊所李跃华医生,用专利新技术穴位注射法治愈了数十多位新冠状病毒患者,(其中包括那位已出了名的退休副厅长),他泣血请缨求战无人理睬遭拒,然而他的微信号和诊所却遭查封。中医的灵魂与精髓在民间。民间有高手,高人在民间。

东方文艺复兴联盟顾问 • 何道胜教授

要克服摒弃体制之偏见与作祟的酸葡萄心理,让这些中医高手都能进入“战疫”主战场,若把他们有效的中医疗法都推广开来,肯定会很大程度提高治愈率而大大减少病死率。零死亡率也是有可能实现的。因为在武汉张胜兵中医诊所和李跃华诊所及河南通许医院和安徽援武汉医疗队采用中医治疗,都已实现了收治新冠状病毒患者100%治愈率。据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现为昌黎中医院院长曾海基透露的数据,在这次战疫中,中西医两个实验医疗观察组,各320个病人,中医治疗观察组无一死亡,西医治疗观察组死亡113人!中医就是如此的神奇!中医就是如此伟大!!

所以说,应该向全世界正式郑重宣布:治疗新冠状病毒的特效药就是中药!唯有中医能战胜这次瘟疫!因为中医中药已经过了5000多年500多次抗瘟疫大规模临床验证与不断改进,特别是这次新冠状病毒“战疫”中又一次得到了验证!

重庆研究20年中医爱好者 • 石邦科先生

记者:翟老师,中医疗效如此之好,中医为何还会在我国陷入今天受排挤受打压之尴尬境地呢?

翟桂鋆:说来话长,也有点复杂。鸦片战争后,清末明初到“五四”前后,一批热血志士不断在向西方寻求探索救国之道,认为是中国几千年封建思想桎梏了国人,导致了中国落后挨打。所以他们提出了“打倒孔家店”的口号,否定抛弃中国所有传统文化,中医首当其冲在否定之列。当时的民国政府甚至还颁布了取消中医的政令。他们在泼脏水的时候,把孩子也泼掉了。由于反对中医的都是民国时期的领袖政要与文化思想界名人,所以影响非常之大非常之恶劣,当年新文化运动中“科玄论战”的急先锋们就是当今西化了的中医黑们的祖师爷,我们看看这些人都是谁吧:

第一名:孙中山,一生极力反对中医,最后病重住院,坚决不服中药,西医手术后月余身亡。终年59岁。

第二名:鲁迅,认为中医是骗子,终年55岁。

第三名:陈独秀,认为中医是杀人的,终年63岁。

第四名:梁启超,猛烈抨击中医,被西医误诊误治而亡,终年56岁。

第五名:傅斯年,他认为中医是腐朽的,不科学,呼吁取消中医,终年54岁。

第六名:汪精卫,是他授意民国卫生部通过了废止中医议案。终年61岁。

第七名:汤尔和,民国时期著名政客。激烈反对中医,激烈反对并阻止中医给孙中山治病,终年62岁。

第八名:丁文江,明国时期中央研究院史语所所长,终身反对中医。他曾写一对联:爬山、吃肉、骂中医,年老心不老;写字、喝酒、说官话,知难行亦难。终年49岁。

第九名:吴汝伦,桐城派创始人,最早反对中医者,提出要把中医典籍全都烧掉,终年63岁。

第十名:胡适,反中医领导人物,罹患糖尿病与肾炎,被西医判为不治之症,无奈由中医治好又多活了40年!但其一直讳莫如深不肯承认是中医治好了他的病。终年71岁。

以上十位大人物,对现代中国反对中医的思潮形成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不过,除去排第十名的胡适被逼无奈由中医治好不治之症活到还算是高寿71岁之外,其他九人平均只活了58岁!所以,反对中医不接受中医治疗只要西医治疗者的寿命都短。这个统计数字与瑞士哈安路斯(Hans Ruesel)调查研究美国、英国、古伦比亚、以色列等国的统计数字是一致的:只要医生(当然那里只能是西医)罢工期间,每个地方的死亡率就会降低50%左右!这说明在医院死去的病人有50%的病人是被西医误诊误治而导致的!

毛泽东、蒋介石都是提倡中医、维护中医者,都接受中医养生与疗病,都是八十多岁高寿才辞世的。

记者:毛主席、习主席都是非常支持中医的。

翟桂鋆:是的。毛主席与习主席都是非常支持中医的。

毛主席认为:中医是中华民族的宝库,中医是中国对世界的一大贡献。非常重视中医发展。发现并及时纠正了新中国成立后一段时期内轻视、歧视和排斥中医的错误。

习主席曾30多次重要论述中医的传承与发展。他强调指出:“中医药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

记者:党和国家领导人如此支持中医事业,为何当今中医在中国还是陷入了被排斥、被歧视、被边缘化境地?

翟桂鋆:这主要是在近百年来一直有一股很强大的反中医思潮的幽灵在中国大地游荡,特别是各级卫生医疗主管部门与机构都是由学西医者所控制,这才导致了党和国家领导人支持中医事业的思想方针具体落实时被篡改走样。并且他们制定了一整套表面看似冠冕堂皇,而实际上是限制、控制、逐步扼杀消灭中医的政策与制度。所以中医已近无有传承之人,中医地位已岌岌可危矣!!

记者:确实如此。中医已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翟桂鋆:在我们国内都还在打压限制扼杀中医之时,世界各国却都来我们中国抢中医了。

参加研讨会的美国东方复兴全球联盟主席李权荣教授和美国世界中医药发展协会会长林丽教授在发言中指出,美国已经有8000多家中医诊所。林丽教授的先生杨少明教授被聘为迪拜皇家御医。中医正在走向世界,却在自己发源的国度被打压,这是极不正常的。

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是有一个看不见的黑手在操控着这一切,即国际国内各个经济利益“财团”!

试问,中医治好一个病人只需区区几十元、上百元最多几千元即可把病治好,西医动辄治療就是几万、几十万元还不一定能把病治好。这后面吃人肉喝人血的利益集团都是百亿级、千亿级、万亿级的。在百亿级、千亿级、万亿级财团面前,专家甚至院士都有人可能成为其奴仆,主流媒体与网络都有可能成为其喉舌,有的医疗主管机构也可能会成为其庇护者,当然,其完全也可以在政界寻租代理人.......这才是最可怕的。

所以,千改革万改革,若不改革国家医疗政策的指导方针,还是以经济效益赚钱为第一,不是以救死扶伤为人民身体健康为第一,中医在中国遭受打压 排挤就是必然的。必须改变医院以创经济效益赚钱为第一的错误医疗方针!必须废止医院产业化!要借鉴俄罗斯、法国、英国、新西兰、印度等全民免费医疗国家的经验,真正实行社会主义卫生医疗方针,中医地位受排挤受打压才能从根本上得到遏制,伟大的中医才能真正复兴。

记者:要相信我们的党和政府,相信以习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一定会解决这些问题。

翟桂鋆:是的。我们相信党和政府能真正重新恢复救死扶伤为人民服务的医疗方针,真正解决医疗卫生界的陈疴重疾,真正复兴国宝中医,造福中国人民和全人类。

2019年9月英国《自然》杂志刊文公布了一个重磅消息:世界卫生组织把中医治疗法则纳入了2019年第11版全球医学纲要中,要求2022年所有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国实施。

若我国趁此次“战疫”中医取得辉煌的战果之契机,再借此世界卫生组织将要在2022年在全球医学纲要中实施中医治疗法则之良机,大力加强中医快速发展,中医的复兴指日可待矣!

新冠状病毒正在世界各国蔓延,而对这个病毒尚还没有特效西药。我建议具有全人类情怀的中医高德人士,组建成“中医国际志愿队”,高举伟大中医的旗帜,出征各国拯救全世界,扬我国医国威,打一个世界范围内的中医翻身仗!

记者:看来这次全国“战疫”很有可能是中医复兴的“分水岭”,也是我们中国崛起的一个分水岭。

翟桂鋆:是的,完全有可能。历史将会记载下这一时刻并将证明这一点。

在这次研讨会上,杜钢建、钱跃荣、贾维宇、彭国栋、孟晓路、何道胜、宋德、贺连津等专家学者都对中医的复兴提出了诸多良计良策,综合起来主要有以下五点:

一、要确立中医在宪法中的地位。像古代周朝、唐朝那样在宪法中确立中医的地位。

二、成立独立的国家中医部或中医委员会。

三、在全国逐步建立以“中医为主,西医为辅;中医为体,西医为用”的医疗新体系。建设社会主义的全民免费(或少付费)为人民服务的医疗体系。

四、全党全国动员,紧急拯求民间中医人才,特别是抢救濒临绝迹的各种特色中医绝技绝活。

五、恢复几千年来切实可行的中医师徒传承的传统做法,努力办好各级中医大学,支持中医诊所之开办。


推荐阅读:daogrs